贵州云上春茶叶有限公司-贵州锦绣阳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搜索
公司简介 总裁致辞 业务范围 公司动态 组织机构 企业荣誉 合作加盟 招贤纳士
首页 员工风采 艺术展示 携手名流 社团建设 音像记录 远景规划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暖冬行动 情洒从江[顶] 10-30
优待小酒 10-15
“免费品纯沙、真心交...[顶] 10-14
号外!号外!!唯美L&...[顶] 07-12
公司副董事长杜光轩、... 06-24
资源共享,携手同行——...[顶] 05-30
我公司董事长杨光焕、...[顶] 04-28
我公司与千禧园集团正...[顶] 04-19
热点关注
杨光焕董事长(左)与著名苗...
“纯沙酒”+“云上春茶”引爆...[顶]
纯沙酒·珍藏
聘请郭中勇大师为公司“艺术...
云上春产业联系方式
贵州云上春产业简介[顶]
我们是未来的开创者
浅谈王维诗中“画”的色彩和...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视点>> 正文
浅谈王维诗中“画”的色彩和物象构成
作者:杨光焕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6-02-01 阅读:1184

        王维,字摩诘,名和字都取自《维摩诘经》中的维摩诘居士。通晓音律,是唐代诗坛大家。王维现存诗四百多首,题材丰富多彩,描绘自然景色的山水田原诗尤为著名,并被古代文人所推崇。他与孟浩然一道继承了陶渊明、谢灵运和谢眺的田原山水诗的传统,共开创了山水田原诗派,成为开一代诗风的著名诗人。唐末殷璠评其诗时说:“王右丞诗词秀调雅,忘新理惬,在泉成珠,着壁成绘一句一字,皆出常境。”(《河岳英灵集》宋苏轼也在《书摩洁蓝田烟雨图》中说:“味摩洁之诗,诗中有画;观摩洁之画,画中有诗”。王维艺术修养高,造诣深,他不仅是唐代的著名诗人,而且是画家、书法家、音乐家。他擅长写诗,工于草隶,精通音乐,还是我国水墨画的开拓者。苏东坡评其为“诗中有画”,正概括了王维全部写景诗的艺术特色。

王维一生奔劳仕途,一直追求过上平静的生活。他晚年生活恬静悠闲,在风景优美的竹林别墅中“弹琴赋诗,傲啸终日”。他自己也常说:“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王维诗色彩明丽、准确、传神,是一幅幅绝色的山水田原图,或予人以舒心,或予人以振奋。王诗中,色调尤为突出,大量运用大自然的色调,使画面变得鲜活。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色调的鲜艳、明朗,颜色的纯静,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可爱的”(《美学论文选》第6页)。纵观王维的诗歌,尤其他的山水田原诗,色彩明亮、不雕琢、不揉造,似出水芙蓉,清新淡雅,也是春风过隙,万紫千红。诗人天性好动,在游历山水田原时,总能以画家独有的眼光去发现、去观察、去抉选、去提练,若摄相师一般捕捉那一瞬间最能反应事物本身的色彩,并从自己丰富的知识宝库中撷出最能表现这个色彩的字或词来,所以诗显得清新、自然、合谐、生动。“诗人不模仿大自然,而是跟大自然竞赛。”(《别林斯基选集》第二卷)。“返景入森林,复昭青苔上”(《鹿柴》)两句,共十个字,用了“景”、“林”、“青”等表现颜色的词,“景”即影子,呈背光色;林在此可理解为大自然最常见的绿色;青苔,一种苔藓植物,呈青绿色。在几笔谈谈的色调中,结构出了一幅绝色的山水风景图,令人美不胜收。

王维写诗,善于在大自然这个大画纸上描红、勾勒和设计,选出最有生气、最自然、最诱人的色彩放入诗中,让读者在读诗作时,仿若走进画中,体味“妆浓淡抹总相宜”的美感。这就体现了王维深隧的笔力、敏锐的眼光,以及志存高远的艺术修为,真正让文学美丽得从笔尖流出。“让你看完后,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看见那个画面”(《契诃夫论文学》)第26页)。人们完全可以根据诗中提供的色彩,描绘出一幅幅绝妙的、清新、明快、闲适的风景画来。“言入黄花川,舟逐青溪水“(《青溪》)、”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地“(《早春行》)、“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春中田原作》),这些色彩清新、自然、恰到好处,着一色彩美感尽现、生气盎然,确为诗中一帜,影响深远。正如爱默生在《〈诗人〉西方文论选》中所说:“因为世界不是画出来,也不是妆援建成功的,而是一开始就是美的。”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的构图色彩花样多姿不堆积,多半是超越色彩本身的色彩,是艺术化的色彩,但又与情境和自然的色彩合谐统一,给读者无尽的思维空间,供人们尽情想象。“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送元二使安西》)、“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和贾人早朝》),诗中“朝雨”,看似无以言说之颜色,但它可为青色或绿色,或者亦绿亦青,总之伸缩有度,凭心去想。“云裘”指皮大衣,我们所熟识的有黑色、灰色或者紫色,诗中的云裘究竟为何色,读者可以根据诗中描绘的画面去进行人为的着色,以达到读者所心仪的悠美境况。王维诗中色彩还多与季节、天际、万象密切相关,只有让我们在具体的创作环境中,才能体会诗人那种独有的审美角度和审美感情,这种想象来源于我们对诗人的认识、诗境的认识和我们的艺术积淀,否则那是抽象的,表面的,肤浅的,甚至是不准确和不负责任的。“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竹里行》),“深林”,不仅仅局限于我们所熟知的常见景色,必须与诗人的住所竹林馆,诗人悠闲的“弹琴”情境结合起来,因为它是充满音韵、充满气息、充满色彩的“深林”,是富有人情味的的“深林”,因而它既不同于我们思维中的那种万山空旷,也不同于千篇一律的单一的枯燥的冷色调,它是鲜活的,跳动的色彩组合。“明月”,即皎洁的月光,它不同于王维其它诗作中的红、蓝、绿、青,它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需要读者设身处地地在幽篁里拂琴所见到的那般月色,可以想见,它是温馨、柔美、平和的,著在这画面里,美与绝伦。


王维是通过具体颜色表现美的。色彩的出现频率较为多的有以下几种:红、绿、青、白、新、翠、蓝等等。这些色彩就像不同的颜料,经过诗人王维的合情合理的调配、妆扮、不一会儿工夫就会诞生出一幅又一幅美好的画作来。所以才有苏东坡先生的嘉评“诗中有画”。签于王维精通书画,因而他的诗作与书画的灵魂已经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即诗理通于画,画理通于诗,真正达到了艺术的高度合一。画家是用颜料来结构画,而王维却是用文字来结构画,其艺术价值定然深远得多。所以王椎展示给读者的是生动而富有激情的画作,内涵极其丰富。独特的景物,一旦被诗人捕捉到,一段完美的丹青便可从他那灵妙的笔杆纷纷滑落,清新、含蓄、韵味、婉约,富有生气而绰然生姿。“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竹林馆》),描绘了诗人独自坐在幽静的丛林里,乘着皎洁的月色,在微风中弹琴、吟唱,充满画韵,与中国山水画的闲远、幽静相契合。“新晴原野景,极目天氛垢”,描绘田园风光。诗人驻足农村原野,极目远眺,以简烁的手法写景,描绘出田野新晴、开阔、明净的山原景色,颇具画意。“涟猗涵白沙,素鲔如游空”(《纳凉》),用笔轻清,写涟猗、白沙、素鲔,让人在既定的环境中,展开想象的翅膀在空中翻飞,使画面更为流畅、辽远。“天寒冷红叶稀”(《山中》),让人好像看到的是一幅“碧云天,黄花地”、“满地黄花堆积”、“塞下秋风景异”的深秋图,热情、奔放过后的萧索与凄冷,给人们无尽的相思。虽只是廖廖几笔,可画意尽出,叫人拍案叫绝。

融景于情、融景于情也是王维诗的一大特色。王维日赏常除供职外,则是“焚香独坐、以禅育为事”,丧失了政治热情、因而常常用诗来表达自己的心境,清新、淡雅,而且多于禅哲相通,情虽淡浅,可却是字字传情。他在诗《观猎》中为我们描绘了这么一个场景:将军顶着烈烈秋风,狩猎于渭城,满眼却是枯草成片,苍鹰遨旋,山上的积雪已触化得零零星星,一些劲马疾驰而过,发出悦耳的响声。这是一幅极具流动之感的国画,诗人描绘这么一幅画,寄予了自己回想征战年月,以及对将军无悔戍边卫国的崇敬之情,给人以无尽的振动。“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渭川田家》),描绘的是一幅农村“夕阳乡归图”,有斜阳、墟落、穷巷、牛羊,一个“斜”、“墟”和“穷”字尤为精到,使平静的图画更显人情味,融融乡情油油而生。这幅画选取几个我们熟识的景象,与自然真实融为一体,在画中,寄予了诗人对这种生活的无限向往,和对这种生活的诚心赞美,与诗人归隐后的心境一致。“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终南山》),诗人用夸张的手法描绘了终南山的雄伟壮丽,由于它高大而漫长,故远望近观的景象各不相同,感叹祖国山河气象万千,表达了诗人对祖国山河的无限热爱和对高远生活的崇高向往。诗句没有具体的纷繁色调,可那气势恢弘的拨墨技巧却令画作气势云天,美不胜收。

       因而说,王维的诗句勾勒画的方法是多样的,具体的,色彩给人是直观的,就若西方油画,以色彩取胜;宁静的自然色调虽是清新淡雅的,可令人在具体情境中感叹诗中勾勒线条的流美和张力,具有无尽的韵味,是超脱于直观的美术作品。画中,除用眼观摩以外,最关键还得用心去体味那种浓抹重彩的手法。难怪有人说:“诗人是画家,而不是哲学家。”

一幅真正的美术作品,除了有机械的颜色外,还不能缺乏绝佳的构图材料。一张白纸若机械的把颜料拨在上面,那不叫画,即使叫画那也是没有骨架,没有结构的违背现实主义的画作。王维的“画”在构图材料的选取上可以算得上“绝色神偷”,在无比宽泛的大自然中,能够在瞬间抓住最能传达情感和灵魂的构图物象——泉、水、草、春、山、河、秋、风、日、城、暮、云、花、扉、松、雨、月、溪、川等等,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构图材料支撑起了王维的诗“画”,尽管它们作为一个物象没有任何色彩、声音和感情,可恰到好处的嵌在王诗中,显得诗歌有灵、有骨、有肉,极具飘溢之美,飞动之势。“整个世界,一切颜色、色调和声音,一切大自然和生活方式,都可能是诗歌的对象。”“山头松柏林,山下泉声倭客心。千里万里春草色,黄河东流流不息”(《榆林郡歌》),这幅榆林郡辽阔而深远的景象图,是由山、松柏林、泉水、春、草色、黄河等物象构成的,有山有水有柏林,创造了一种凄怆的境界,使每一个物象都能够说话,情与境的恬美油然而生。“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积雨辋川庄作》),可以说这是一幅山水长卷:积雨、空林、烟火、蒸藜、炊黍、东  、水田、白鹭、夏木、黄鹂。这些参差的物象在王维的笔下进行合理合谐全情的装点、整合后,一幅丰盈而绝美的山水长卷便在眼幕中铺陈了开来:或有见到积雨的郁闷、或有见到烟火的温馨、或有见到白鹭的烦意,或有见到黄鹂的欣喜。诗人的这一架构特色,令人流连忘返。“淼淼寒流广,巷巷秋雨晦”(《答裴迪》),诗人快速抓住寒流、秋雨这两个物象进行诗画勾勒,“寒流广”、“秋雨晦”已突出了江天有广阔、阴晦;又分别冠予“淼淼”、“苍苍”,运用叠字描状,着意点染,使景物更美。

王维诗中的“画”,构图体现了中国画传统的创作特征。中国山水画特征是“悠静、闲远、流丽、晴朗、博大、气韵,想象空间巨大。而不象西方油画,缺乏空间感、婉约感和深隧感。”“人闲桂花落,夜去春山空”,描绘的是静溢的山间景象,有宁静之感;“山下孤烟远村,天边独树高原”,描绘的是一个村子的远景,诗人用画笔摹写眼光所涉及到的村野景色,以高远、孤独的景物来烘托气韵,令人“玩其景而可以会其情”。因而王维被人盛赞:“非右丞工于画道,不得此语”。其情其感尽显其中,这是构图的伟大。“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生经》)。诗中的画动静相衬,有声有色,悦于耳而美于目,极富意境美,实为千古佳句。发声悠远,情感顿出,既有飞动之势,又有琉璃泛光之美。长喧、乱石、色静、有声共同构成了这么一幅具有立体之感的画作,当然是“幽趣妙景两悠然”,开拓了全诗的高远境界。


王维还善于用声音来丰盈诗歌。声音作为一种无形的构图物象,却是为诗画增色不少。声音是色彩和可用眼观摩的具体物象以外的一种重要构图要素,在王维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妙趣横生。读其诗就像听一段美妙的音乐,令人身临其境,流连忘返。“屋上春鸠鸣”(《春中田原作》)、“日出云中鸡犬喧”(《桃园行》)、“临风听暮蝉”(《辋川闲居赠裴透才迪》)、“日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诗句描写声音的词有鸠鸣、鸡犬(鸣)、惊、时鸣,在万山空寂中嵌入一种美妙的声音,顿然使画面变得变得灵活起来。一幅好的美术作品,它不仅仅要用眼去看,还份用耳朵去聆听,用心去感应。王维在这一物象的注入与安排上,合理而自然,那瞬间的大自然之美应时而生,不得不令人翘首称赞。“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鹿柴》),勾画出的水墨画中,注入声音,静中有动,一个“响”字就若书法作品中的印章,醒目而美感俱在。“南山之瀑布兮,激石瀑瀑似雷惊”(《白鼋涡》),诗中这幅急流之画,虽没有具体道出一个声音,可我们已经隐隐嗅到瀑布飞泻千里的雷霆万钧之势;整个都在激流中沸腾心不已,轰鸣声不绝于耳,令人吧为观止。所构成的雄奇壮丽图景,透露了诗人豪放的情怀,有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美感无以言说。“落花啼鸟纷纷飞,涧户山窗寂寂闲“(《寄崇梵僧》),诗人写山寺周围的秋天景物,一个“纷纷乱”,一个“寂寂闲”,便把花鸟的动动态描绘得入木三分,与屋舍的静态表现结合起来,构成了幽静、音韵的境界,一个“啼”字,使相对沉寂的画面变得有趣和绚丽起来。

王维诗的成就,不仅在色调、色彩、情感的艺术把握上独树一帜,而且在物象结构和丰盈图画上也是诗坛少有,二者合二为一,使得诗意境出,美不堪言,真正是“诗中有画”。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诗歌中色彩的运用不是简单的文字堆砌游戏,融情于景也不是生搬硬套,物象的有机架构更不是机械的堆积,至少王维诗歌中的一切构诗单元都是符合全诗韵味的艺术真实,符合事理发展的规律。只有这样,才能使诗句有血有肉、有骨有魂、有灵有气、生动传神、发言玄远。

 

参考资料:

1、《王维诗选》,倪木兴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12

2、《唐诗三百首》,梁海明译注,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9

3、《王维诗选》,陈贻炘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7

4、《唐人绝句五百首》,潘中心、房开江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1

5、《唐诗选注》,北京出版社,1971

6、《唐诗三百首详析》,喻守真编著。

7、《千家诗新注》,赵兴勤、极侠,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

 

 

2005年元月5日于贵州民族学院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猴年看猴:除了六小龄童我们还能看什么?
下一篇:诗歌创作的“诗意”性抒写——当代诗歌创作浅论
联系电话:18984850040
版权所有:贵州锦绣阳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黔ICP备17012050号-2
公司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国际商务港(兰花广场M区)2栋25楼13号
在线QQ:2638207458 法律顾问:范述喜(高级律师)
技术支持: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