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云上春茶叶有限公司-贵州锦绣阳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搜索
公司简介 总裁致辞 业务范围 公司动态 组织机构 企业荣誉 合作加盟 招贤纳士
首页 员工风采 艺术展示 携手名流 社团建设 音像记录 远景规划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最新信息
“风雹”毁家园 爱心...[顶] 05-25
暖冬行动 情洒从江[顶] 10-30
优待小酒 10-15
“免费品纯沙、真心交...[顶] 10-14
号外!号外!!唯美L&...[顶] 07-12
公司副董事长杜光轩、... 06-24
资源共享,携手同行——...[顶] 05-30
我公司董事长杨光焕、...[顶] 04-28
热点关注
杨光焕董事长(左)与著名苗...
纯沙酒·珍藏
我们是未来的开创者
贵州云上春产业简介[顶]
聘请郭中勇大师为公司“艺术...
浅谈王维诗中“画”的色彩和...
“纯沙酒”+“云上春茶”引爆...[顶]
聘请朵久央(李兰)为“形象...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视点>> 正文
“唯美”的时代歌者——兼谈杨光焕先生的文与人
作者:刘兰珠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6-02-02 阅读:1179

对于“80后”比较勤奋,也比较有艺术创作潜力的杨光焕先生,与他结识和相识久了,就想为他写点东西,这既是做朋友的一种责任,更是对新时代文学发展的尊重。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是内心在潜意识的害怕自己的文字无法架构他的丰富创作情感和深厚文学内涵。越走进他文本的深处,越觉得他艺术视角和张力的深邃,以及他作品感染力的浓郁。在这里,我呼吁有远见的文学研究者,不应该将目光紧紧盯着少数几个“大家”和“名家”,应该将更多的目光会聚到新一代年轻创作者身上来,这既是做人的使命,也是历史的必然。

杨光焕先生19826月出生于贵州省黔东南的苗乡侗寨,“以鹰为伍、与牛为伴”是他年少时的真实写照。与他闲聊中,知晓他在小的时候就对书法、音乐、美术和文学等艺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至于是怎样喜欢上文学的原因,用他的话就是“写文章比较合适农村孩子,因为有一只笔和一张纸就够了,这对农村孩子来说不是难事”。近日,有幸通读了杨光焕先生即将与友人出版作品合集的作品文稿,感触颇深。他的题材涉猎较广,诗歌、小说、散文、散文诗、古体诗词和评论都有,虽然还有许多不足,但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位年轻作家。 

一、他是“唯美主义”践行者,用洁净和超脱的心灵为人类架构“艺术的生活”和“生活的艺术”世界,堪称散文创作的“一股新风”。

人家常说“文如其人”。我非常赞同这一说法。在与杨先生深入交往的四五年里,我对他的了解是很清晰的,他对生活的热爱一如他对文学的热爱,孜孜不倦、一路欢歌。在这个文学被“边缘化”的时代,他依然在认认真真地写散文、写诗歌、写小说、写评论,有时还抽空练习书法、雕刻印章和学习管乐,是一个十分懂得生活的人,而这一切似乎可以通过他的散文来进行体悟和印证。相对于其他文本来说,他的散文取得的成绩是最大的。我国著名诗人、评论家赵卫峰曾经对他说过:“杨光焕,我认为你写散文更有前途!”

不管是杨先生做人还是做文,都让人感觉到他对生活充满无尽的热爱与激情。他总能在不平静的生活中保持荣辱不惊,怡然自得,我行我素,即便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很沉很沉,他依然能够从容面对。也就是说,他是在利用文字的力量消除颓废,更是在利用文字的力量激起斗志。在这儿,我绝不是标榜“文以载道”的功用目的,而想说,杨先生的文字和人格与生活是和谐统一的,没有任何矫揉造作,文字就像从生活流淌出来,宁静而自然。

看杨先生的文字,不仅感觉到作者耕织的空间超然物外,也让读者获得了全新的“唯美”享受。这里不妨以他的一篇散文《碎语潇溪》来共同感受一下:“时至夏日,携一身渴求盈步潇溪,总有一种清新得令人心动的风景,滴上心头…… 一条依稀得近乎荒芜的路,在都市边缘成了稀有动物。谁也没曾料到它会那么静,波光粼粼的瞬间,就像是绣在心头的云彩,美丽而轻盈……这不,杨柳下顿时涌出了几只白色的蝴蝶;不,那不是蝴蝶,而是身着白裙的姑娘……”如果说《碎语潇溪》是一幅绝美山水画,但《荷塘偶寄》便是灵动生活场景图了。请看:“清晨的风,似春归的影子,绣在青山绿水之间,成了荷塘亮丽的点缀/还有那一群调皮的小鸟,几时也相聚在了河岸的柳枝,争论、歌唱、浅吟,或是感慨,正如水波跳动的音符,歌唱在岁月的琴弦上……”这样的文章还有很多,需要对其细细品读、慢慢回味。

这样的文字,没有任何华饰,没有任何做作,一切都是那么朴质,那么流畅,他用笔锋架构的“艺术生活”,开创了一种新文风。相信加以时日,他的散文定会引起文坛的积极关注。但要想在散文创作上跃上一个新台阶,他必须得在选题范围、表述方式和立意上大胆突破,否则散文的路很难走长。

二、他将对故乡的深情、城市的依恋和对真爱的追慕深藏于内心深处,用诗歌的断句进行自述、追问和回眸,形成了外柔内刚的独特诗风。

    我所了解的杨先生又是一个情感丰富,却又从不外露的人。我曾经问他:“读你的文字感觉不到悲伤和难过,而我始终认为只有悲情的文字才更容易打动人,你怎么看?”他的回答简明扼要:“我的情感在我文字的深层里,只有懂我的人才能够明白。”于是,我试图好好去品味他作品里的每一段话,揣度每一种表达。终于发现,他不是轻易直泻情感的人,他的文字需要慢慢咀嚼,需要用心去感悟才能了解。对于他这种独特的诗风,有不少人在持观望和怀疑态度。虽然如此,但著名青年诗人、《山花》编辑南鸥先生却多次对他进行过鼓励。

清明节的走廊/是一条布满感恩的路/站在异地边缘,泪流成河/不敢回去是为了更好地回归。/大约是谎言/寨老在质问/我家明儿哟,你是站在云端么?”(《云与故乡》)“……遥想故土,稻穗金黄/拖着瘦弱的虔诚/把侄女带走/希冀在城里寻找耕织的土地……”(《疲惫的船》)读了杨先生这样的文字,我内心酸楚难耐,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来却又处在异地边缘城市的青年,那种无奈和辛酸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共鸣。不要站在云端而要站在城市的中央,这样的构想和期盼却又会滋生出另一种艰难的选择和历程,使“我”对故乡和亲人内心充满太多无奈与不舍。“……选择的动作若跳梁小丑 /选择的岁月就像进行着死亡游戏 /荒诞无比  可笑至极 /以窗外淅沥小雨的名义 /人生的选择绝不能朝三暮四 /突然想到—— /两个极点之间是一条弯弯折折的路 /就算“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我也将穿梭在这条路途 /欣赏一路风光……”(《别无选择》)从中可以看出杨先生内心深处对生活的无奈与彷徨,刹那之间将其在城市高压下的心迹表露无疑,我认为这是我看过的杨先生诗歌里最为凄美和感伤的诗句了。尽管如此,但他仍然以自信的姿态欣赏“一路风光”,这点是我最为欣慰和感动的。其实,他这样的篇章还有很多。

爱情诗篇是杨先生诗歌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的创作已经超脱了我们印象中的直抒胸意和爱情表白,他将对爱情的向往和讴歌藏在文字深处,慢慢品味后美感顿升。在他的诗句里,不仅表达了对爱情的渴望与守侯,同时也强烈地表达了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他认为爱情决不只是花前月下,更多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我认为这才是对爱情的完整诠释。“……甘愿在溪流的视野小兴土木 /建造一座心灵的天堂 /亲爱的爱人啊 /我早已为你构置了来自家乡的吊脚小楼 /当你从海上回来时 /我们的屋前房后定然是——/荷花正盛 丹桂飘香。”(组诗《影像·花溪河》)这样的爱情誓言浪漫而温馨,是真实情感的文本重现。“相约生长在离天最近的地方/沐浴着春夏的甘露/那些多姿的花瓣迎着太阳的光芒/将浮华的世界轮廓照亮/那些寻觅千年的“天人合一”真谛/若我梦中的伊人/面若桃花  光彩照人  含情脉脉……”(《苦荞:我梦中的伊人》)这是一首爱情组诗的题记部分,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已将伊人比喻成苦荞或者说将苦荞拟化成伊人,情真意切,高屋建瓴,堪称较为成功的爱情诗篇。

我不是很“懂”诗,但我隐隐的感觉到他诗歌创作的张力不够;有部分诗歌思维跳跃太快,完全是“诗句跟不上他的思维”,让人理解起来很费劲;再有就是一些诗句散文化的倾向较明显,失去了诗句应有空间感和弹性。建议杨先生在今后的创作中对以上几点适当注意。

、对于小说创作,他既是顺手拈来、一气呵成,又是无意识中在“创”方面下足了功夫,结构多样、手法全新、畅快淋漓,“极大地超出了他的既有视线”。

对于小说创作,杨光涣先生是十分自信的,在与朋友的闲聊中,也是经常抛出一些全新的观点。说实话,他的小说数量不数多,两部长篇(其中一部还正在创作),两部中篇,短篇小说七八篇,小小说(微型小说)十来篇。但通过细读他的作品,觉得每篇都给人全新的感觉,不仅在选题的角度、表达的思想,还有创作的手法,都是千变万化的,也就是说如果仅仅从他的小说来判断作者的本来面目,那肯定是不能凑效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小说创作的境界就是要让读者揣测不出作者的‘真实身份’,避免走向写自传的误区”。拭举例加以说明:

……他怎么可能现在还没结婚呢?他这真是用心良苦啊!他之所以刚才做出那种反应,肯定是被我那凶巴巴的样子吓住了,他此时心里肯定在想,我一直心仪的小薇一向是温柔娴静、温文尔雅的,今天怎么成了一个“母老虎”?是不是女人到了更年期都这个样子?……”(《陌生女人的骚扰电话》)读这样的文字,发现作者已经完全进入了小说角色,把作为空虚少女的“我”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也就是说,这哪还有半点作者“自传的痕迹”?“时过不久,宋江得了一种怪病主动向省委辞职了……他在弥留之际把我叫去,叮嘱我在他死后为他写一篇《宋江微服私访记》的文章去《梁上日报》发表。我说那样的话,你一世英名不就毁了吗?他说为了江山社稷死也无憾了。为了完成他的遗愿,故作此文以祭他的在天之灵。”(《宋江微服私访记》)真是佩服作者的想象和“创”作能力了,像是在自述,又完全意在言外,一是“我”突然钻进了历史、钻进了小说,同时我又是旁观者,见证整个历史与现实的结点风采,读这样的小说,大呼过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后来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了市纪委的立案调查通知。我骂纪委的干部都是草包,调查我,真是无稽之谈,乱弹琴, 我像那种靠走旁门左道来升官发财的人吗?……”(《秘诀》)“我”从一个多情少妇,到历史中的文秘,又到了此文中官运亨通的基层干部,这种角色转变,以及叙述方式的贴进实际,感到了小说欣赏的另一番风味。“墙上的指针已指向了深夜十二点。夜很静,静得有些怕人,尤其像我这种已经快50岁的女人,是最害怕黑夜的。……我随手打开了桌上的台灯,想备备课——其实我白天都已经备好了——但我确实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可做。我发觉我确实老了,老得令他每次做爱都有些怨气,也不能令他满足,我心里充满了内疚。”当我们还没从上面的中的角色转过来,我们又听到了“我”作为一个边远乡村教师朴质无华的心跳,令人难以割舍。

其实用三言两语介绍或者说欣赏杨先生的小说(长篇小说《青春行动》我将另文专论)是几乎不可能的,这里稍带说一下算着抛砖引玉。早在七年前,我国著名作家、贵州省作协副主席龙潜老师看了他的部分小说后,就曾经对他说:“你是一个写小说的料!”大概也就从此刻开始,杨先生进入了“疯狂”的小说创作状态。特别是一些大胆手法的运用,连他自己都感叹:“这已经极大地超出了我的固有思维和驾驭能力”。

不知道是阅读面不够,还是生活场境的原因,杨先生在创作小说过程中,对一些起场景的描写还稍显生涩,没有达到他理想中的那种“语言应该像珍珠一样”,张驰不够。还有一点在此不得不提,他在语言运用上用语不够精准,稍显拖沓和哆嗦,不够凝炼。至于以后的发展,我们只能说“期待”了。

 四、他的评论作品可以说是“文无定法”,但又是娓娓道来,结构严谨,主题鲜明,开创了“随论”的评论文体,读这样的评论有一种微风拂面的清新感觉。

最后,不得不说说杨先生的评论。虽然他嘴上说过他没有写过什么评论,也写不好评论,但他确实写了许多质量上乘、文学界倍为推荐的评论作品。著名青年诗人游学先生就不此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说过:“杨光焕的评论随手拈来,成果大大地超过了他的其他文本创作,建议他往评论方面发展。”

在2006·首届贵州(修文)阳明诗会上,杨先生代表与会的“80后”诗人作了《肩负使命轻装上阵——浅谈“80后”诗人的诗歌良知与责任》的主题发言,获得了与会诗人的积极评价和赞同。发言稿里有这样的表述:“……繁荣和鼓励‘民间”创作。但对于玩弄和破坏诗歌的‘恶意诗人’,我们应该采取坚决的打击和抵制。诗歌作者日益增多,诗歌读者日益增多,谈论诗歌的声音越来越多,着实是一件令沉寂的诗坛振奋的事情。但我们应该时时警惕,那种虚假的繁荣,那种‘泡沫诗歌’,诗坛肯定不需要;如若真这样,还如保持现状的好。”由此可见,杨先生不仅是在谈论创作,更是站在了一种历史使命的角度来反思和警示当前诗歌创作,读了令人感动和深思。

……我再次声明,我没有在做评论,因为我不是评论家,否则我无话可说。确切地说,你的文字张力是少了一些,总以‘我’或者‘你’为中心,至少让我‘误会’你是在诉说,或者宣誓,又或者是劝诫和标榜……我总在认为,做诗是自由的,更是放荡的,标榜久了,你累了,读者也倦了。”(《无辜的错觉——与海城发给杨光焕的几段文字有关》)他在给最好的朋友做评论时,从来就是“不给情面”的,而这种“不给情面”不是无理取闹、更不是无畏的谩骂,而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这是对评论的严谨、对文学友人的负责、对文学艺术的责任担当。他这方面的评论还有很多,受于篇幅所限,在此就不能一一举例了。

很可惜,他的评论作品特别少,也还没有自成体系。如果现在来谈论他评论作品的水平,我认为还为时尚早。

虽然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但我感觉仍然是意犹未尽、表达不清。想想也是,一篇文章就能把一个人的思想和创作“一网说尽”是不可能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就连各位文学前辈对他的评价都是千差万别的,何况谈不上文学造诣的我乎?话虽如此说,如果不写那将是更大的不负责任。由于才疏学浅,对杨先生文章的解读、思想的领悟、创作的解析有可以不对、不妥,甚至可能与作者的真实想法背道而驰,有一句话不是说“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所以怎么解读杨先生的文与人也是我的一种权利,任他人去评说吧。

书归正传。杨先生的作品和人品一样,是充满期待和诱惑的,相信你的感觉与我一样!                                                               

                                          2009年10月17日于上海同济大学

 

2010年3月入选《花落成溪——黔风文集》(中国国际出版社)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心灵的歌者——浅谈龙福贵的散文与随笔
下一篇:沉重的纪念——《心灵之约——龙福贵作品集》编后语
联系电话:18984850040
版权所有:贵州锦绣阳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黔ICP备17012050号-2
公司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国际商务港(兰花广场M区)2栋25楼13号
在线QQ:2638207458 法律顾问:范述喜(高级律师)
技术支持: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